澳中关系跌入冰点原因

文章分类:国际观察 发布时间:2020-05-10 ACTV 阅读( )

澳大利亚著名教授分析当前澳中关系跌入冰点的深层原因

智声,2020年05月05日


张智森,移居澳洲30年,学者,商人,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员。海内外知名专栏作家,时评主编,近年活跃于悉尼当地社区并任职多个社会团体,常在澳洲及中国各种媒体上发表中澳时政评论——智森专栏关注时事热点,笑谈社会人生。(ACTV编者注)

 

写在前面当前,原本处于低谷的澳中关系雪上加霜。这可能不是澳中双方期望的。澳大利亚与中国并不是利益与权力竞争的对手,澳中双方还是全面战略合作伙伴,澳中之间互补互利的经济关系符合两个国家的利益。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澳中关系走到今天的境地?这是一个值得双方反思的问题。休·怀特的文章从一个澳大利亚精英的视角,站在澳大利亚的利益立场,做了客观、冷静的思考分析,也让人有机会从中国的角度来考量,怎样更好地了解澳大利亚人的心态处境,了解澳大利亚所作所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以制定更好的澳中关系策略政策。

.怀特(Hugh White AO)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名誉教授。他的工作主要集中于澳大利亚的战略与国防政策,亚太安全问题以及全球战略事务,尤其是影响澳大利亚和亚太地区的事务。他曾在国家评估办公室担任情报分析师,在《悉尼先驱晨报》担任新闻记者,在国防部长金·比兹利和总理鲍勃·霍克的工作人员中担任高级顾问,并在国防部担任高级官员。1995年至2000年,他曾担任国防部战略与情报局副局长,并担任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第一任主任。在1970年代,他在墨尔本和牛津大学学习哲学。他是澳大利亚2000年国防白皮书的主要作者。他的主要著作包括:《权力转移:澳大利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未来》,[2010],《中国选择:为什么美国应该分享权力》,[2012],《没有美国:澳大利亚在新亚洲的未来》 [2017],以及《如何捍卫澳大利亚》,[2019]。 

澳大利亚必须学习如何与中国打架

(休·怀特)

实力依然是国际关系的本质。在当今的新兴亚洲时代,堪培拉必须学会面对现实。

image.png

每个人都喜欢大卫和歌利亚的故事(圣经里一个弱小的年轻人大卫仗着勇气战胜强大斗士歌利亚)。这可能是如今很多人为弱小但勇气可嘉的堪培拉敢于找强大而霸道的北京打架而叫好的心理原因。

现在的关键是,故事将如何收场?虽然在圣经里,豪气如牛的大卫击倒了似乎谦卑的歌利亚。而在现实世界里,大卫很有可能是面对强大而粗暴的原始实力吸取了一个惨痛的教训。

然而,现在后退为时已晚。中国粗暴的以经济报复来威胁已经使联邦政府无法放弃其对国际独立调查的建议。因为这样做,会让澳大利亚在他人看来很是柔弱可悲。

事已至此,我们有必要自问:为何澳大利亚就陷入了这场与中国的危机,一个我们不能退却也不能赢得胜利的困境? 我们从中能汲取哪些教训? 这些反思很重要,因为面对21世纪的新兴亚洲我们会再次而且经常面临这样的情形。

第一个教训是,我们是否一定有必要与中国对抗,尤其是在我们需要与它们合作的时候。不管干架让我们如何感觉良好,但澳大利亚对北京的大胆蔑视,其结果与初衷只能是适得其反。

我们的初衷目标,是确保世界尽一切可能了解本次病毒大流行的开始方式,这是完全合理的。但是,莫里森政府的要求是进行一次独立调查,以追究北京对此次暴发的罪责。那是一个重大失误,因为它绝对会让中国立即拒绝这个想法。没有中国的合作,我们将永远无法了解去年11月和12月在武汉发生的实际情况。

也许,当病毒首次出现时,中国对疫情的管理失误有可以被指责的地方,但这不是重点。有效的外交并不是如何证明你想表达的观点是正确的。能够获得结果的智慧的外交方式是,只说你需要说的内容-而不说你不需要说的内容。指责对方不是,事实上确保了我们的政府不会得到他们所追寻的答案。这确实不利于世界有更好的能力来管理下一次大流行。

为什么我们的政府犯了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错误?到目前为止,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与北京打交道时一直非常谨慎,他不想让前任的“深度冻结”的澳中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奇怪的是,正值疫情当前显然需要合作的时刻,他却选择冲突对抗。

最可能的解释,是他这样做是为了取悦华盛顿。特朗普政府已经铁定决心追究中国应对大流行的责任,其目的一方面是要转移国内对其自身的那种惨不忍睹有时甚至是滑稽荒谬的危机管理方式的指责,另一方面是想给自己在与北京的不断升级的争夺亚洲和全球影响力的地缘政治斗争中加分。

当前,中美发生灾难性冲突的风险正在急剧增加。华盛顿对此应负有责任,如果我们鼓励他们,我们也应对此负责。

不难想象,白宫会敦促堪培拉加入他们对北京的指控合唱团。同意这样做肯定符合我们澳大利亚新任驻华盛顿大使亚瑟·西诺迪诺斯(Arthur Sinodinos)上周的呼吁,即尽其所能帮助美国“阻击”中国。

但是,上述要求只有在华盛顿有一个比较聪明的策略使之同时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情况下才有意义。这意味着我们要在不妨碍必须的合作,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紧张局势加剧的前提下来应对中国独断自信。可悲的是,目前无论从白宫团队或华盛顿的任何部门,我们都看不到如此的聪明策略的存在。相反,本次世界大流行进一步激起了美国政治的所有层面对中国的恼怒,同样,中国对美国的敌意也日益加深。

我们不应该步美国的后尘

以上这些因素让澳大利亚方面将来管理这两个至关重要的关系时变成得愈发困难。实际上,发生中美灾难性冲突的风险正在急剧增加。华盛顿对此有责任,如果我们鼓励他们并响应他们,我们也应对此负责。因此,我们应该从当前与北京的关系危机中吸取的第二个教训是,不要让华盛顿来支配决定我们的对华政策。

那么第三个教训是什么呢? 我们需要正视新兴亚洲的实力这个现实,并学习如何驾驭它们。 可悲的是,所谓的“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并没有像我们热切期望的那样取代在国际事务中凭实力说话的定律。如今,实力与权力的力量已经掌握在另一批人的手中了。

这是我们历史上的第一次,亚洲最强大的国家和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不是盟友,甚至也不是朋友。我们最多只能说,这个国家正在冷静地注视着我们。而我们却没有任何以往经验可以指导我们如何与这样的国家打交道。

一个与此相关的看法:最终有人会为美中危险的责备游戏悔恨

让我们不要自欺欺人,认为中国有意威胁到了我们。当然,中国并没有成功地让我们喜欢它,但这并不是中国的有意为之。他们的本意是希望通过向我们和其他人展示自己的实力能量来表示他们可以以较低的成本让我们付出高昂的代价。这个就是国际关系中实力较量的本质,而目前中国人的确握有足够的实力。

因此,不管何时我们想与中国作对,不管我们是否喜欢,现在都面临艰难的选择。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我们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但我们必须接受我们所作选择的后果。批评中国是我们的权力,但是中国也有进行报复的权力。没有人喜欢被人指手画脚,特别是被一个被标签的霸道者颐指气使,但是权力有其自己的逻辑,这一点你没法不正视。因此,想打架的话,我们需要学习选择打架的方法。

原文刊载于2020年5月5日澳大利亚金融时报。参看原文请点击:https://www.afr.com/policy/foreign-affairs/australia-must-get-better-at-picking-its-fights-with-china-20200505-p54ptt

(中文翻译:衷音)

(ACTV责任编辑:海江)

澳大利亚澳华电视传媒 AUS-CHINA TV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