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爭:世界戰爭史之奇觀

文章分类:热点透视 发布时间:2020-11-04 ACTV 阅读( )

朝鮮戰爭:世界戰爭史之奇觀

 
邢雲超
 
 
       說起朝鮮戰爭,人們通常想到的是上個世紀50年代發生在朝鮮半島的由朝韓間民族內戰,演變成美國、中國等多國不同程度參與的一場軍事衝突,屬二戰結束之初爆發的一場大規模局部戰爭。然而,早在1592-1597萬曆年間,同樣發生了日本侵略朝鮮的戰爭。明朝方面應朝鮮國王之邀出兵相助,上演了曠日持久、長達六年的的朝鮮戰爭。日本遠徵軍在豐臣秀吉指揮下意欲通過霸佔朝鮮這塊跳板「假道入明」,征服十六世紀末的中國,欲狂妄實現其「大東亞構想」、把日本天皇首都甚至搬至北京之黃粱美夢。
 
 
(圖片來自網絡)
 
       韓聯社6月25日援引朝中社當日報道稱,朝鮮外務省裁軍與和平研究所在朝鮮戰爭爆發70週年當天發佈逾萬字報告」美國收回敵朝政策是半島和平穩定先決條件」,以此向全世界揭露1950年美國發動朝鮮戰爭之侵略和掠奪真相。報告認為,朝美日前新加坡半島永久和平機制的構建非但沒有得以回應和兌現,而且韓美聯合軍演及尖端戰略武器部署對朝形成巨大威脅,難免不會再度爆發戰爭。
 
       美國芝加哥大學歷史系教授布鲁斯-卡明斯2017年6月在《朝鲜战争》一书中指出,多数美国人并不了解朝鲜战争,甚至搞不清楚朝鲜在哪里。他提醒美国人,当时历史证据与朝鲜的现今印象大相径庭,以此或有助于美国人理解为什么他们不可能以多胜少,以强制弱,在朝鲜半岛取得军事胜利。中国在这场战争中特别在第三世界获得了巨大声誉。有参与板门店谈判美国官员承认,这是历史上一个亚洲国家首次敢于反抗西方军队。
 
(图片来自网络)
 
 
       歷史學家認為,和越戰情況完全不同的是,杜魯門為了實現把東亞國家一分為二之戰略,近7%國民生產總值、4倍於過往最高軍費開支用於此次戰爭,而戰爭結束後首次開始了美國歷史上的海外駐軍並自此肇始,大規模國安及軍工企業建設。70年過去了,美國影響依舊存在,半島問題仍未解決。特朗普愚不可及,甚至在聯合國揚言美國將徹底摧毀朝鮮。二戰後,以遏制共產主義為名,美國極力阻止南北和平統一,致使南韓始終執意「北進統一」戰略。
 
 
       1950年6月25日,美國政府操縱聯合國安理會通過非法決議,無視中國政府警告大舉進攻並突破三八線。朝鮮戰爭爆發前10日,杜魯門不僅派兵「保衛」南韓,而且派出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阻礙中國統一,強烈激發中國出兵朝鮮的決絕。戰爭雖遠去但戰爭遺產依然讓敵對雙方牢記悲痛記憶和刻骨仇恨。僅上甘嶺一戰,志願軍在6萬美軍、300門大炮、170輛坦克及3000架次飛機投擲炸彈5000枚狂轟濫炸下,在3.7平方公里陣地上鏖戰43天,擊退敵人900次衝鋒,陣地山頭削低兩米,堪稱戰史奇跡,後以電影「上甘嶺」,「英雄兒女」和「打擊侵略者」影響和激勵著後人。
 
       1951年4月22日中朝軍隊和聯合國軍進行了一場被稱作「春季攻勢」或者「第5次戰役」之頂級戰術博弈。雙方投入兵力逾70萬,傷亡總計超16萬。敵我三八線對峙難見分曉,於是形成共識,於7月10日開展停戰談判第一次會議。自此,雙方也基本摸清對方底細。志願軍開進朝鮮半島不足半年,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即從中朝邊境被強力推回37線以南。稍前,麥克阿瑟竟自擬「聲明」,不僅避開議和字眼,反而揚言要把戰爭打到中國本土,甚至要求白宮同意丟給中國26顆原子彈。
 
 
(圖片來自網絡)
 
       抗美援朝戰爭中,志願軍出現30萬英雄和6000位功臣,其中23萬人獲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勳章和獎章。70年來美國政府鮮有宣傳和提及這場戰爭,刻意扭曲和改寫歷史。「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曾說,「我們失敗的地方是未將敵人擊敗」,而前總統胡佛卻說,「神話已經破滅,我們並不是不可戰勝的」。朝鮮戰爭停戰60週年儀式上,前總統奧巴馬高調宣佈,「我們可以滿懷信心地說,那場戰爭並非平局」。抗美援朝乃新中國首場立國之戰,與麥克阿瑟為掩飾失敗詆毀中國是「人海戰術」迥異,戰後,美軍把志願軍作為非常重要對手反復研究。
 
       到過華盛頓的朋友應該會留意國會山左側的博物館附近有一塊不算太大的綠地,大約20座和 真人比例接近的美國大兵雕像群。手拿長槍,頭戴鋼盔,亦步亦趨,謹小慎微,精神緊張,草木皆兵,惟妙惟肖記錄了朝鮮戰爭新聞照片中無名士兵的真實場景。紀念牆花崗岩上有這樣一組數字:陣亡美軍54264,失蹤8177,受傷103284;陣亡聯合軍628833,失蹤470267,受傷1064453。這些打著聯合國旗號「美國狼」其實比例不高,而聯合國軍則有至少16個國家部隊參與。德國「世界包」曾評價,不美化,不掩飾唯真實才能震撼和警醒後來者減少戰爭和殺戮。
 
        戰爭失利使美國人及聯合國軍感到了新中國的巨大壓力。幾十年後,澳大利亞在電視節目中認為,因為這場戰爭,中國真正贏得了世界大國地位。美國2007年出版的「最寒冷的冬天」一再表述,「一團泥潭」所有決定均依據非常有限的事實以及扭曲的情報,為一己之私所利用,而非考慮其他。作者看來,一切都怪當時已經70歲的麥克阿瑟,他本人雖沒有踏上半島一步,竟口出狂言,「很容易跨過鴨綠江」,結果,這位二戰以「快速鋒利軍刀」綽號著稱的老將軍遭遇了強大的紅色中國抗衡。寒冷中被打慣游擊戰的中國人頻頻擊潰,最後自己也職位不保。杜魯門忍無可忍,「整個大戰略都被這個瘋子破壞掉」。
 
 
(圖片來自網絡)
 
        朝鮮戰爭爆發第三天,毛澤東在中央政府委員會第八次會議上譴責美國干涉朝鮮內政及阻撓解放軍解放台灣的侵略行徑;總理兼外長周恩來措辭強烈:美政府指使李承晚傀儡軍隊對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的進攻是美國預定步驟,目的在於為其侵略台灣、越南和菲律賓製作藉口;美帝國主義盜用「聯合國」旗號侵略朝鮮,意欲佔領台灣並企圖把戰火引燃中國邊境。
 
       對於這場戰史奇觀,事後各國議論紛紛。「紐約時報」報道,美國已經失去信心。法國人說,美國威風掃地,帶來了災難後果;印度報道稱,美國銳氣大折。有人甚至開始懷疑美國有否能力阻止蘇聯佔領歐洲;斯大林對美國能力判斷正確,但出於功利主義,對美意圖卻判斷失誤。事實證明,毛澤東在戰爭初期中朝邊境的提前部署是扭轉朝鮮戰局關鍵之舉。志願軍朝鮮之戰建立了中國在近代與西方相遇後一直缺失的大國威懾信用,致使美國此後實質上放棄了支持蔣介石反攻大陸之政策選項。
 
       10月1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參觀「銘記偉大勝利,捍衛和平正義:紀念志願軍抗美援朝作戰70週年主題展覽」時強調,在新時代繼承和弘揚偉大抗美援朝精神,為實現中華民族復興而奮鬥。朝中社10月22日報道,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拜謁朝鮮平安南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並莊嚴奏響中朝兩國國歌。金正恩表示不管歲月流逝、世代交替,朝中兩國軍隊和人民同生死共命運。稍前,俄羅斯「獨立報」載文指出,中國不僅沒有忘記這場戰爭而且還試圖不讓美國忘記。俄媒稱,瀋陽安葬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儀式以及中朝邊境紀念館重新開放,應該是向華盛頓發出的強烈信號。
 
 
(圖片作者提供)
 
       和千千萬萬個志願軍一樣,我的父親也是朝鮮戰爭抗美老兵。他雖然凱旋而歸,授勳頗多,畢竟因頭部中彈從戰地用擔架運回重慶,之後昏迷一個月。由於受過良好教育,父親不足16歲週歲就加入西南軍區特務團,經過短暫強化培訓便奔赴戰場負責和美國人喊話。記得小時候經常聽他豪情滿懷津津樂道英雄故事。其朋友也多是少腿缺手的戰場英雄。如今時過境遷,物是人非。作為後輩只有不忘初心,牢記歷史,才會有始終,才能走的更遠。 
 
       新的歷史時期,每個中國人更加鬥志昂揚面對西方挑戰,實現領土完整和國家統一。美國無視中方警告加緊尋求在台灣乃至東亞擴張契機,進一步與台官方往來並鬆綁諸多法律限制。在京召開的紀念台灣光復75週年學術會強調決不容許失而復得的神聖領土得而復失。21日,美太平洋空軍司令部(PACAF)證實美RC-135W電偵機飛越台北上空,22日美批准國會兩院此前通過的3筆18億美元攻擊性武器對台軍售。國際社會密切關注台海局勢,甚至有境外媒體發出問卷:若台海開戰或爆發太平洋戰爭結局會是如何。
 
       歷史在重復自我,美國要重蹈覆轍,緊鑼密鼓拉幫結派全球佈局,脅迫多國選邊站隊。難道真的又要拉扯新的聯合國軍捲土重來,再製造一場戰史奇觀?鑒往事,知來者。需要提醒的是,抗美援朝戰爭志願軍抵御外敵、浴血奮戰的上甘嶺精神正在代代相傳,中國國家意志和堅韌民族性格正在強烈彰顯。朝鮮戰爭讓世界知道了,「現在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也是不好辦的」。(作者邢雲超系香港社會學學者,智庫專家及英文教授)
 
(ACTV责任编辑:小雨)
 
澳大利亚澳华电视传媒 AUS-CHINA TV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