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會積極配合中央關於BNO的決定

文章分类:中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1-14 ACTV 阅读( )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接受鳳凰衛視獨家專訪

特區政府會積極配合中央關於BNO的決定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與黃芷淵

澳華電視傳媒(ACTV)1月13日鳳凰衛視香港訊: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接受鳳凰衛視記者黃芷淵獨家專訪時表示,特區政府對顛覆國家政權的罪行絕不容忍,任何人包括外國政客,如果涉嫌組織、策劃或協助潛逃,特區政府都會在法律框架下,追究其法律責任。

     而針對英國計劃向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香港居民,開闢獲取居英權的管道;李家超表示,如果中央政府作出任何決定,特區政府會積極配合。

     另外,香港衛生防護中心設立的首個「個案追蹤指揮中心」11號起投入服務。李家超指,中心向紀律部隊借調了大約一百名成員,中心運作至今大致暢順。他強調,抗疫是全社會最重要的任務,紀律部隊平均每天都有一千五百人參與抗疫工作,最大的角色是確保特區政府的抗疫措施落地實施。

 

特區政府會積極配合中央關於BNO的決定
 

 黃芷淵:有行政會議成員日前提出,內地應結束香港特別待遇,嚴格執行《中國國籍法》,禁止港人擁有雙重國籍身份及要放棄香港投票權等。對於近日熱議的BNO問題,及針對英國計劃向持有BNO的香港居民開闢獲取居英權的管道,您如何回應?


      李家超:BNO只是一個旅遊證件,不會享有任何譬如領事保護,其實大家的立場態度很清晰。當然這次英國政府做一些違反當時說的做法,將BNO處理手法改了,有關國籍的問題,是中央的事權,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據我所知,外交部已經發出了很多相關聲明,如果中央對於譬如BNO的態度及處理作出任何決定,特區政府當然積極配合。
 

特區政府對顛覆國家政權的罪行絕不容忍


      黃芷淵:有人說,《香港國安法》令社會回復平靜;但也有人認為,示威活動減少,只是因為疫情下有限聚令等措施,疫情過後,情況可能有變。《香港國安法》推出半年,你如何評價其作用?

      李家超:《香港國安法》對整個社會帶來的震懾作用是很大的。暴力事件、港獨、肆無忌憚的囂張,這方面的風險減到很低。例如《香港國安法》推出後五個月,因為遊行示威帶來的暴亂破壞,拘捕的人數跌了五成。換言之,《香港國安法》實施後五個月,相比起法律推出前五個月,因為這些破壞性罪行被拘捕的人士,下跌了五成。這是很大的作用。

      另外,很活躍的破壞分子及一些危害國家安全的人,包括一些自稱退休、退場,一些離開香港,有些潛逃;有一些破壞國家安全的組織,自己停止運作。所以大致上,大家看到社會逐步回復正常運作。之前有市民因為表達意見與其他人不同而被人毆打、綁住,或地鐵被破壞等等,現在基本上將這些風險減到最低。

      但我們也要小心,因為過去的暴動和有關的罪行,導致社會上仍存有不守法的意識。最差的時候,犯法的人囂張到,覺得自己打人比被人打更對,坐地鐵跳閘不付費覺得理所當然,這些不守法意識是要慢慢改的。當然執法方面會努力,但最重要的是社會上要營造一個守法意識,社會共識是重要的,輿論、教育、法庭裁決,我們都要利用這些,讓市民,特別是年輕人瞭解,無論目的是什麼,犯法就要負上責任。

      《香港國安法》的作用,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們希望利用法律給予我們的權力,繼續處理例如懲治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同時一直在做的是防範制止的工作,尤其宣傳教育方面,希望增加市民維護國家安全及守法的意識。我相信長遠發展是非常正面的。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接受專訪現場


      黃芷淵:早前香港警方拘捕了超過50人,涉嫌參與所謂的「35+」及「攬炒癱瘓香港計劃」,涉干犯顛覆國家政權罪。有聲音指,議員否決議案「很正常」,屬《基本法》賦予的權力,認為不屬於顛覆政權行為。你如何解讀?

      李家超:個案還在調查中,細節我不適宜詳細討論。但有幾點是重要的。

      被捕人士參與推動的計劃,目的是在立法會取得35個議席後,盲目地否決政府的財務議案或《財政預算案》,從而讓特首下臺。「攬炒十步曲」的計劃,就是在一系列行為中,讓特首下臺後,加上社會大規模街頭暴動及外國制裁,令整個香港停頓,甚至有「跳崖」的準備。

      正常審議《財政預算案》是應該做得事,但如果這個所謂的計劃,所提及的是不顧一切,盲目地否決,目的是令特首下臺。警方會調查證據,看看向有關人士作出怎樣的處理。這次所針對的是被捕人士涉嫌的行為,目的及行為構成什麼罪行,調查搜證方面會做得很清楚。

      黃芷淵:如果只是叫口號,所謂的「言論港獨」呢?

      李家超:這要看法律條文如何寫。《香港國安法》有四個罪行,主題罪行是組織、策劃或參與實施,另外引申出來的罪行,包括資助、協助教唆等等。煽動是其中一個罪行。某個行為,無論涉及實質破壞性,還是經過一些言行,會不會觸犯法例,要是看是不是觸及所謂「煽動」的條件。每一件案件當然都要看實質行動。

      香港我們會平衡言論自由以及法律方面,有否跨越法律限制的底線。市民的言論自由受《基本法》保障,但政府對顛覆國家政權的罪行絕不容忍。現有的法例中,也有類似的煽惑罪,透過法律手段予以管制言行。一個人的利益權利不能淩駕於其他人的利益權利。

      要考慮現場實際情況、意圖等等。但說得很清楚,煽惑或煽動,如果條文中的情況觸犯了法律,就有可能犯法。在香港,針對煽惑罪有很充分的案例,例如在佔中後,有九個被告人都是被控告煽惑罪而被定罪,法庭也有充分的經驗,判斷某些行為是否違反煽惑或煽動的界線。

      黃芷淵:你早前表示,任何人包括外國政客,如果涉嫌干犯組織、策劃或協助潛逃的罪行,警方都會積極調查,在現有法律框架下追究法律責任。有丹麥政客已公開承認協助許智峯流亡而虛構外訪行程,並發出虛假的公務外訪邀請函,類似這樣的事件,當局如何處理?

      李家超:法治的原則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任何人包括外國政客,如果涉嫌組織、策劃或協助潛逃,特區政府都會在法律框架下,追究其法律責任。無論他是什麼背景,香港的法律如果適用於他,我們就會按照法律要求處理他。有人犯法,香港政府必然要按法律處理,這是政府的責任;警隊也會按照法定責任,調查任何違法行為。如果取到足夠的證據,而在我們的司法管轄範圍內,有適用的條文或適用的情況,當然我們就會依法處置犯法的人。

      當然,如果不在香港,我們首先要有個方法,讓你在香港的司法管轄區出現,來到香港,或者其他經過國際合作,令有關人士可以在香港司法管轄區出現,我們才可以行使司法管轄區,但每個案件,只需要有人犯法,執法部門都會竭盡所能搜集證據,令有足夠的證據,令他面對法律後果,這是必須要做的。

 

保安局配合「個案追蹤指揮中心」工作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接受專訪現場


      黃芷淵: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在啟德社區會堂設立的首個「個案追蹤指揮中心」11號起投入服務。保安局如何配合相關工作?

      李家超:「個案追蹤指揮中心」運作至今大致暢順,紀律部隊借調了大約一百名成員,包括警隊、海關及入境處成員,協助對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的密切接觸者,進行聯絡、詢問及追蹤等工作。

      香港衛生署給了參與追蹤接觸者的執法人員培訓,例如追蹤是什麼情況下進行,哪些是接觸者,追蹤了第一層後,下一層如何?追蹤後結果應該如何運用、如何報告?這些都有說過。如果按實際情況,再需要增加人手做其他工作,我們紀律部隊都會按照實際工作需要,再添加人手。

      黃芷淵:香港抗疫整整一年,保安局主要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李家超:保安局轄下有六個紀律部隊,還有兩個輔助隊伍:民安隊及醫療輔助隊。除了檢疫中心的工作,還有例如我們做執法、追蹤接觸者及調查有沒有人違反命令等等,我們制定政策、推行政策。

      紀律部隊平均每天都有1,500人參與抗疫工作,所以最大的角色是確保特區政府的抗疫措施落地實施。抗疫是當前全社會最重要的任務,香港保安局也責無旁貸,一定會配合特區政府的政策和措施,與市民共同抗疫。


 

(ACTV責任編輯:小雨)
 

澳大利亚澳华电视传媒 AUS-CHINA TV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