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木兰陂激人奋进!

文章分类:中国故事 发布时间:2018-11-21 ACTV 阅读( )

令人震撼、催人奋进的木兰陂!


               
       澳大利亚澳华电视传媒(ACTV)记者莆田木兰陂现场报道:19日,由中新社福建分社主办的"行走中国.海外华文媒体福建行"主题采访活动走进莆田木兰陂,来自21个国家和地区的38名海外华文媒体嘉宾亲身见证了木兰陂的人文景观:此次福建行太值得了!——可谓收获良多,或不虚此行!海外华文媒体嘉宾们不由自主地纷纷发出由衷的惊叹......

木兰陂人文背景


 
一、木兰陂概况

 
       木兰陂位于莆田市城厢区霞林街道办陂头村木兰山下,景区气候宜人,常年温暖湿润,景区规划总面积1.12平方公里,主要由陂首枢纽工程、左右岸广场和陂体上下游河道组成。其中陂首枢纽工程由拦河坝、进水闸和导流堤组成。拦河坝全长219.13米,全部采用大块体花岗岩条石砌筑,属于砌石堰闸型拦河坝。其靠北岸为滚水重力坝,长123.43米;南岸段为溢流堰闸,长95.7米,设有堰闸28孔,冲砂闸1孔;进水闸分南北两座。导流堤分南北导流堤,南导流堤227米,北导流堤长113米。左右岸广场面积为0.7平方公里,广场内有木兰陂纪念馆、钱四娘庙、冯智日纪念馆、管理房、碑廊等构筑物,规划中的福建省水博物馆拟落地其中。陂体上下游河道总面积为0.4平方公里,其中防洪堤和滩地面积0.1平方公里,水域面积达0.3平方公里。2010年9月,莆田市委市政府把木兰陂及周边环境列为木兰溪下游二期霞林段工程的配套项目之一,按水利风景区的标准进行保护性建设,总投资约1300万元,于2011年6月基本建成。主要建设内容为:一是陂体加固;二是防洪堤加高后移;三是木兰陂纪念馆等附属建筑物抬升后移;四是增建木兰陂左右岸管理房;五是木兰陂周边景观绿化。
       1988年1月,木兰陂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10月,木兰陂被评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2014年9月,木兰陂被列入首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成为福建省内唯一一家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二、木兰陂历史沿革
 
       当年木兰溪两岸的兴化平原,频遭上游冲下的洪水和下游漫上的海潮侵害。相传有一位长乐妇女钱四娘,目睹当地百姓受灾之苦,于北宋治平元年(1064年)携来巨金动工截流筑堰。因水流湍急,建起来的陂堰很快被山洪冲垮。钱四娘悲愤至极,投入溪洪以身殉陂。此后,与钱四娘同邑的进士林从世携金10万缗来莆继续筑陂,也因水流过急仍未成功。北宋熙宁八年(1075年),侯官人李宏又捐资筑陂,他总结前两次失败的教训,在和尚冯智日的帮助下,重新勘察地形水势,把陂址改择在水道宽、流水缓、两岸夹峙的木兰陂今址,经过8年的苦心营建,至北宋元丰六年(1083年),终于大功告成。

三、木兰陂工程价值
 
       木兰陂是福建省规模最大的古代水利工程;是全国现存最完整的古代水利工程之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木兰陂主体工程规模大,功能强大,其建筑科学价值至今仍然值得我们珍视和借鉴。木兰陂拥有陂首枢纽工程、渠系工程和堤防工程三部分。该项工程建筑艺术效果明显,观赏性、借鉴性强,可与四川都江堰媲美。

四、木兰陂人文价值
 
       木兰陂从1083年建成,距今930年的历史。关于木兰陂的建陂故事流传千古,关于木兰陂的诗词歌赋不绝于耳。
       有资料记载,最早发起建陂的是一个叫钱四娘的女子。钱四娘生于北宋仁宗皇祐元年(公元1049年)三月十二日,福建长乐人。钱四娘早年失母,她自幼随父在广东为官,父女俩朝夕相处,相依为命。后来,其父积劳成疾,病故任上。都说叶落归根,魂归故里,钱四娘一路扶送父柩回乡。路经莆田时,恰逢木兰溪洪水泛滥成灾,灵柩被阻难行。又从当地群众了解到木兰溪“晴天三日旱,下雨三天涝”,木兰溪年年祸害百姓惨象,钱四娘便产生了来木兰溪建陂的念头。
       宋治平元年(公元1064年),钱四娘安葬完父亲后,她变卖家产,加上父亲留下的钱财,凑足十万缗来莆田木兰溪上拦溪筑坝,治理水患。一个年仅16的女孩子,却有那样的壮举,是何等的可歌可泣!钱四娘的举动首先感动了莆田的父老乡亲,大家纷纷义务投工投劳,有钱出钱,没钱出力。莆田民间至今流传着“抓也十八,捧也十八”的故事。说的是钱四娘修筑木兰陂时,用竹筒装铜钱,让民工们自己从竹筒内抓取工钱,结果不管是抓或者是捧,钱数都是十八文,不多也不少。而事实上,对那件事应该这样解释,按照当时的工钱,一天也就十八文了,民工们被钱四娘变卖家产来莆田建陂的精神所感动,自然不愿意多拿一文钱,后来便有了“抓也十八,捧也十八”的说法了。
       钱四娘来莆,择濑溪的将军滩前(今华亭镇西许村)雇工垒石,截溪筑陂,开渠道循鼓角山南行以达平原,计开圳1条、沟36条。大坝工程经过3年,至治平四年(公元1067年)夏才告完工。一天,忽然溪洪咆哮而至,才刚刚建成的石陂石崩陂溃。钱四娘目睹多年之功毁于一旦,个人的心愿、万民的希望,霎时尽付东流,不禁悲愤欲绝,投水自尽,时年才19岁。
       钱四娘的尸体被洪水冲至沟口(今新度镇)时,被群众捞起,抬到三里外的香山上埋葬。
当听到四娘投溪自尽的消息,十里八乡的百姓纷纷赶来祭吊,悲哭之声震天动地。他们拜奠焚烧,香闻数里,历七昼夜不绝。因其山名为香山,又于墓旁立祠,名香山宫。更由于钱四娘有功德于百姓,宋朝廷敕封其为“夫人”,俗称钱夫人。不久朝廷又加封她为“妃”,有人将祭祀她的庙改称钱妃庙奉祀。
       宋代状元、大理寺少卿吴叔告赋诗赞说:“将军岩下吊钱娘、协应祠前献瓣香。生已开基留胜迹,殁犹呵护现灵光。金挥鼓角波涛险,骨窆香山草木芳。济济功臣皆后进,不妨女士庙中央。”
       还有一个传说,当钱四娘的尸体被人抬到香山时,每往前抬一步便从四娘的鼻子里往地下滴下一滴血,非常神奇的是,不久,在那些滴血的地方,竟然长出一片杜楦树,后来,那片杜楦树郁郁葱葱,树干多达几尺,只可惜十年洗劫,那片杜楦树也未能幸免。现在可以看到的那片杜楦树,已经是后来栽种的了。
       梆鼓咚是流行于莆田、仙游二县,以及惠安、福清、永春等邻县的兴化方言区的一种俚歌。梆鼓咚的起源,已无文字可考,但民间传说梆鼓咚自钱四娘建陂而始。据民间老艺人回忆,民工们为纪念、歌颂钱四娘截溪建陂的功绩和继承她的遗志,遂以钱四娘装铜钱的竹筒鞔皮作鼓,将钱四娘的事迹编成叙事诗,到处传唱进行募捐,终于把木兰陂建成。那是后话了。
       当年流传在民间的曲目中有:“竹筒鞔鼓响咚咚,钱氏筑陂世无双,身虽投水志永留,万古传名人赞扬”的唱段。
       钱四娘是封建时代的妇女,却能走出深闺,愿意为异乡外县的人兴水利,造福一方百姓,并且倾家有所不顾,建陂不成,至于投水自尽的壮举实在让人感动。也正是有了钱四娘,才会有后来的林从世和李宏的闻风而起。这样的妇女,本省志乘上载有几人?正由于莆田人民被感动了,才会有后来钱四娘事迹的千年传唱。并且,后来的风晨雨夕,木兰陂上时有若隐若现的灯火,人们也说成了是钱媛巡陂……,那实在是一种美好而善良的想像。
       南宋的诗人刘克庄,也曾撰写颂辞如下:嗟夫人兮孺弱,有百世兮遗思! 堰滔天兮洪流,捐埒国兮巨赀。千丈兮将合,一篑兮忽亏。愤前劳兮虚掷,甘下从兮沉垒……
      1068年,钱四娘同邑进士林从世受钱四娘的义举所感动,又携款10万缗,在钱陂址下游温泉口(今城厢区木兰村)再度筑陂,但仍然因选址不当,港窄潮急,大坝在即将落成时就被汹涌的海潮冲毁。筑陂又告失败。
       1075年(熙宁八年),王安石推行《农田水利法》,体现了当时皇帝关心生产的思想和王安石一贯重视水利事业的精神。于是莆田两次建陂失败惊动了朝廷,福建侯官人(今闽侯县)李宏携资7万缗应诏来莆修陂。李宏此行,得到精通水利的福州鼓山寺僧人冯智日的悉心帮助。但因处在“陂成累废之余,众心狐疑不前,”在这关键时刻,智日巧借当时人们的迷信心理,设斋祷告,夜间则在所选陂址的地方,插竹成行,截流跨溪,看起来好象是神的指授。
       话说到这,必须提到唐代高僧、莆田人妙应禅师。妙应曾经有“水绕壶公山,莆阳朱紫半”的谶语。唐代制定,以紫为三品官员服色,“朱紫”,借指官员。这两句话大意为,当木兰溪水不再白白流入大海,而是绕着壶公山流灌的时候,莆田就会出现很多的大官。我们先不说妙应禅师这句话的隐喻所在,去掉迷信色彩,却也可以看出妙应的预言了得。因为当时壶公山前是白茫茫的一片盐碱地和海滩,妙应竟能萌发如此大胆的设想,引来木兰溪之水绕着壶公山萦流,浇灌山前万盐碱地,可见他也不是一个凡人了。据说当时有人曾经问过妙应说:“溪陂几时可筑?”妙应回道:“逢竹则筑”。其实,兴化话“竹”与“筑”同音。这句话本来是说:“到筑的时候就筑。”
       一百多年后,智日却用插竹来妙合古谶,加上智日姓冯,“逢”与“冯”同音,这句话就变成了“有了姓冯的和竹子,溪陂就可以建了。
       其实,更科学的一种说法是,他们总结钱、林两次筑陂失败教训,于是选择在钱、林陂遗址之间的木兰山下建陂,此地“溪宽流缓潮尾”,经精心组织,缜密施工, 1083年终于建成木兰陂。只是,在木兰陂建成后不久,在木兰溪治水历史上有千古奇功的李宏,终因积劳成疾,在巡视灌区渠道时,途中染病,与世长辞,时至今日,李宏墓仍然在莆田东门外大孤屿(今黄石镇金山村)。
       木兰陂陂首枢纽工程建成后,接着进行工程配套,先建“迴澜桥”,即南进水闸,并开挖大小沟渠百余条,把水引向南洋,灌溉南洋平原农田。后人又于1312年建“万金陡门”,即北进水闸,把水引向北洋,灌溉北洋平原农田,于是形成了今日的木兰陂灌区。
       木兰陂建成后,其具有的“排、蓄、引、挡、灌”等水利综合功能,彻底改变了南北洋平原以往“只生蒲草,不长禾苗”的历史,古人已经有了定论,宋人林大鼐在《李长者传》里这样描述木兰陂筑成后的情景:“后有塍海而耕,皆仰余波,计其所溉,殆及万顷,变泻卤为上腴,更旱暵为膏泽,自是南洋之田,天不能旱,水不能涝。”对于木兰陂修成后的效益,又有云:“兴化军储六万斛,而陂田输三万七千斛,南洋官庄尤多,民素苦之。由此屡稔,一岁再收。向之窭人(贫人)皆为高赀温户。”
       清嘉庆年间进士、莆人陈池养同样有诗句赞曰:“壶公山阴田畴美”“衣食莆口十万家”。“以前莆南常苦亢旱,陂成后,年年丰稔。水稻一年两熟,才有了保障。”。
千百年来,莆田人民深情地赞誉木兰溪为“母亲河”,这条宽广的母亲河哺育了一代又一代勤劳纯朴的兴化儿女,孕育了兴化大地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应该说,有了木兰陂,才有了莆阳水利,才有了温顺柔媚绵延的木兰溪,才有了木兰溪文化,才有了“文献名邦、海滨邹鲁”,才有了 12位状元、2000多位进士以及灿若星河的莆仙精英先贤:闽中文章初祖黄滔、江湖诗派盟主刘克庄、北宋名臣书法名家蔡襄、南宋著名史学家郑樵、廉洁清高的柯潜、民族英雄陈文龙、刚正御史、名震天下的江春霖、抗清名臣朱继祚……
       他们就象是一座座高大的丰碑,矗立在木兰溪两岸,彪炳史册,永垂千秋。
       李宏墓千年永在,承载着先贤的昭昭伟绩!
       钱妃庙香火迄今不断,钱四娘精神被莆田百姓万古传诵!
       有功于人民的人,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宋元丰七年(1084)在陂南立一祠,主祀李宏这位治水英雄。宋政和年间,改祠为庙,世称李长者庙。人们没有忘记治水失败的木兰陂建陂的创始者和继建者:钱四娘、黎畛(莆田主簿、协助钱四娘建陂工作)、林从世前贤,附祀在李长者庙内,另建崇功祠祀捐资舍地的14家。宋淳祐年间,庙宇扩大建制,改建成前后二堂,前祀李长者,附林从世、黎畛,后祀钱氏,朝廷赐“协应”庙额。宋景定二年(1261)敕封李长者为惠济侯,封钱氏为惠烈协顺夫人。明弘治十八年(1505),奏入祀典,有司春秋二祭。元延佑年间,在原协应庙东另立一庙祀长者,附林从世、黎畛依旧,被人们视为“圯上老人”的冯智日。第一次被塑祀庙中,与林从世、黎畛并祀。旧庙祀钱四娘,称:“协应夫人庙”。清乾隆《莆田县志》记为“钱妃庙”。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在陂北屿上村建一庙,叫“冯禅师庙”,主祀冯智日,配祀林从世、黎畛。
       其实,木兰陂建成,不能不提到两个人,一个是蔡襄,蔡襄一生情寄家山,魂系木兰,据传说整个木兰陂建筑过程,恰好蔡襄都在家为其母芦太夫人守孝,所以真正为整个工程策划、指挥的当为蔡襄本人;
       还有一个人则是蔡京。1075年,在宋神宗的支持下,王安石开始推行“农田水利法”同时在朝为官的莆田人蔡京多次奏请朝廷兴修莆田水利是年神宗渝淮蔡京之奏“诏莆阳协修水利”。侯官李宏于是应诏来莆田第三次筑陂,终告陂成。蔡京理应成为建陂功臣,只是蔡京后来误国,后人便将蔡之功绩给抹掉了。
      1962年秋,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郭沫若在游览木兰陂后,感慨万千,以诗抒:“清清溪水木兰陂,千载流传颂美诗。公而忘私谁创始?至今人道是钱妃。”
原国家水利部部长杨振怀、原福建省委书记项南也分别为木兰陂题词:“钱四娘献身水利的精神永在人间”。“钱四娘木兰陂修水利万民歌;”

       今天的木兰陂已经成为集生态休闲文物古迹民俗风情爱国主义教育等于一体的综合性的观光胜地。但是,不管木兰陂功高归谁?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木兰陂不但是一座古水利工程,更是一座前赴后继的精神丰碑,她激励着莆仙人民开拓进取、奋勇向前。(文图源自中新社福建分社)

(ACTV责任编辑:海英)
澳大利亚澳华电视传媒 AUS-CHINA TV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