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陈玉树:莆田追梦

文章分类:中国故事 发布时间:2018-11-21 ACTV 阅读( )

从APEC到世界妈祖文化论坛看莆田工艺的中国梦
       ---记莆田工艺梦想践行者艺术家陈玉树


        APEC因水结缘,妈祖文化因海而生,由中国到世界、从世界到中国,千百年来,莆田工艺匠人们也伴随着妈祖文化的传播,以湄洲为起点,乘风破浪,梦想着让莆田工艺成为连接世界的艺术纽带,成为介绍中国文化、传递中国价值的艺术媒介,做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中华文化传播者。






       艺术创作从来被视作一种个性化、理想化色彩强烈的“随心随性”之行,但对于艺术家陈玉树而言,家国情怀、文化梦想却是他执着追求的价值标准。从悉尼双年展到巴塞尔艺术展、从奥运到APEC,他并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创作者,更是一个知行合一的修养者,事功不累、心境不劝、情怀家国的艺术家。
       陈玉树1973年生于莆田鲸山村一个木工世家,打小便在弹墨划线、锯拉斧砍、刨推锤击、深凿细钻的造船作坊中玩耍。陈氏木匠技艺由来已久,公元1866年陈公智远在莆田的海边创办了四君子的雏形作坊,从造船业发展起来的闽作家具的娴熟技艺,让陈玉树真实地看到了什么叫妙笔生花,什么是栩栩如生。正是在那个传统的手工艺作坊中,陈玉树完成了自我的艺术启蒙。百年的历史沉淀,传承至陈玉树手中的是经过千锤百炼、万般磨砺后日臻完美的陈氏闽作木艺,从沉淀中美丽蜕化出的是四君子古典家具。陈氏工艺因海而生,因妈祖文化而远扬。“人就是要奉献,在帮助他人中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这就是陈玉树朴素的家国情怀,这也是陈玉树对立德、行善、大爱为代表的妈祖文化的阐述和解读。



 
       陈玉树在90年代时候下南洋,发现东南亚的华侨华人很喜欢中国古典家具,有点 ‘睹物思人’的感觉,希望家里能有代表故乡的东西。年轻时游历四海的见闻轻轻点了陈玉树一下:可以用古典家具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如何让古典艺术与当代艺术碰撞,如何让灿若星河的东方工艺和美术让世界知道,如何为当代中国树立了一个知行合而达家国天下的梦想与情怀典范,如何为根植中国文化的艺术创作树立一个普世文化价值、全球文化认同的重要指标,一直是陈玉树心中的梦,也是莆田这代匠人的梦!
       梦想到实现的最佳路径,是行动,对陈玉树而言,莆田这代匠人工艺美术梦想实现的路径是四君子的创立。1997年,陈玉树在马来西亚创建四君子公司,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少到多,踏上了一条艺术品贸易的坦途。“四君子”之名取材于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在陈玉树看来,梅兰竹菊所隐喻的高贵品质蕴含了几千年来中华文明文人墨客的情怀。在陈玉树看来,中国古典家具造型典雅,样貌宁静致远,代表着人们对自然、平和生活的向往。它深沉、深邃,让人赏心悦目,既有实用价值又有观赏意义。陈玉树更喜欢称它为国粹,它不仅陶冶文人雅士的情操,更代表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在他对家具历史文化的挖掘中,文化传承的价值早已超出了产品本身的范畴。



 
       艺术创作从来是一种个性化的心智活动,任何物质产品都可以成为艺术品,思维性很强;古典家具是复杂思想和体力的结合,木作中从美术、设计、刀工、技法到人体工程学一处都不能少;当代艺术有理解性、诡辩性,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作品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在陈玉树眼中,中国古典家具与西方当代艺术的不同在于前者保留了古典精神,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当自由的当代艺术追逐个人内心世界时,陈玉树希望广阔的古典艺术也能在与当代艺术交流中找到突破。中西的木质工艺品各有千秋,很多创作方式、取材立意的不同之处也是可以交流的地方。两者的关系应该是平衡与参与,最终达到互通。陈玉树希望能平衡东西方的文化艺术,让古典艺术与当代艺术碰撞,让古典木作成为中国文化的载体,让灿若星河的东方工艺和美术让世界知道。中国艺术的土壤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我国当代艺术家要把中国艺术放在中华文明的大背景下,深入去了解中国历史,吸收文明养分,然后再将其摆在世界艺术范畴内,借鉴西方现当代艺术的表现手法,使得东西方艺术以包容、开放的形式得以共存,为东西方艺术交流找到突破口,达到文化上的真正互通。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知行合而达家国天下。中国人是最讲究规矩礼仪的,比如正襟危坐,中国古典家具就是这种礼仪的载体。琴棋书画养心,梅兰竹菊寄情。在立德、行善、大爱的妈祖文化精神感召下,莆田工艺匠人们斫木成器,载梦前行,把家国情怀、文化梦想具象于他们的企业文化之中,隐藏在他们口口相传的千年榫卯工艺中,深刻于他们手中栩栩如生、妙笔生花的工艺品之上。陈玉树认为,莆田工艺匠人们实现梦想就得脚踏实地,首先就要立足根本,争当“三好”企业:⑴要有好品德;⑵企业要有好品质;⑶企业要有好品牌。其次身处海滨邹鲁文献名邦,在“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等莆田祖训熏陶下成长的企业家,与时代合拍,与人民的需要合辙,要学当大国工匠,力做四良企业:⑴作品用良材;⑵作品用良工;⑶创意设计有良师;⑷诚信经营有良心,这就特别要遵循“茂盛英华以忠以信为事业,阳和宇宙存仁存义做生涯”的商骨,企业要把仁义作为宗旨,忠信作为原则。第三,我们莆田的企业家要坚持情怀,要有古人圣贤“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远大抱负,把企业做成(1)利国家(2)利社稷(3)利行业(4)利员工(5)利企业的五利企业。莆田工艺匠人们做好了这“三好四良五利”,用千年的木材、千年的工艺、千年的文化铸就千年的品牌,把日用品当作艺术品,精雕细刻,潜心制作,并为其赋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让一榫一槽,刻下时代的印记与情怀;斧锯刨凿,留下匠人的思想和语言。让这些“行走的中华传统文化”,走出国门,遍布海外,有的高居于庙堂之上,有的偏安于百姓人家,让那些不同质地的木材以实用与艺术的姿态来展示生命的重生。


 
       作为一个手工艺者赶上了这个美好的时代,无论是做企业还是搞创作,陈玉树都秉承着大国工匠精神——良材、良工、良师、良心。陈玉树认为,这个时代给任何一个想做事、能做事的人提供一个极好的平台。中国古典家具在他手中,他把它们做成了道,而不是器。由器入道的过程凝聚了他对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的思考,无论是道家自然文化亦或是儒家君子文化。而他则是不断践行传统文化使“古典艺术不被湮没”的传播者,他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最普通螺丝钉、铺路石,坚持锲而不舍的精神,把品质做到位,借鉴国际先进技术和思路,不断学习沉淀,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力求将工匠精神真正发扬光大,构筑莆田工艺的“中国梦”。




 
       如今,陈玉树和他的“四君子”已然蜚声海内外,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巴布亚新几内亚召开2018年度APEC会议指定要求中式家具,陈玉树的四君子勇担此任;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在福建莆田举办,四君子倾情打造的《吉祥》系列古典家具是千僧斋法会指定家具用品,供养出席论坛的千余位中外三大语系的大德僧众,结缘演觉、班禅等高僧大德。






附:陈玉树从艺经历
       陈玉树1973年出生于福建莆田,童年大多在祖辈的家具作坊中度过,从小受家具技艺的耳熏目染,为其创作艺术注入了独树一帜的风格。上世纪90年代,陈玉树开始旅居东南亚多个国家,在异国他乡奔波谋生的同时仍肩负传承家族技艺的使命。
       陈玉树曾被授予国家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传统工艺美术青年大师等荣誉称号,是国际知名的中国家具艺术家,作品多次亮相和受邀代表中国艺术界出席G20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博鳌亚洲论坛、中非世界论坛、世界佛教论坛、APEC峰会、悉尼双年展、巴塞尔艺术展、“一带一路”等众多国际重大活动,为中国艺术界在国际舞台发声屈指可数的艺术家。作品被国内外著名博物馆收藏,多次被选为国礼,并屡获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金奖。
 
附:品牌故事
       陈玉树1973年生于莆田一个木工世家,打小便在弹墨划线、锯拉斧砍、刨推锤击、深凿细钻的造船作坊中玩耍。陈氏木匠技艺由来已久,早在宋元崖门海战之时,南宋名将陈氏宗亲陈文龙和陈瓒,就召集陈氏一族造船工,将流传千年鲁班祖师巧夺天工的榫卯工艺运用于战船的设计制造中,参与海战。明永乐年间,陈氏一族的造船技艺随着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日臻完善,陈氏木艺也随着一次次的扬帆远航走向世界,走向如今APEC所在的太平洋沿岸国家。千年的工艺,通过口口相传,手手相传,口手相传的方式,世代师徒传授,传承不止,代代相沿。公元1866年陈公智远在莆田的海边创办了四君子的雏形作坊,作坊内的工艺匠人宗亲陈岱萃等参与了总理船政事务衙门的建设。从造船业发展起来的闽作家具的娴熟技艺,让陈玉树真实地看到了什么叫妙笔生花,什么是栩栩如生。正是在那个传统的手工艺作坊中,陈玉树完成了自我的艺术启蒙。
       时代不停变迁,旧去的是时光,历久弥新的是时光里传承着的工艺匠人们那些镌刻于血脉里的家国情怀和文化梦想。百年的历史沉淀,传承至陈玉树手中的是经过千锤百炼、万般磨砺后日臻完美的陈氏闽作木艺,从沉淀中美丽蜕化出的是四君子古典家具。陈氏工艺因海而生,因妈祖文化而远扬,投桃报李,陈玉树带领的四君子古典家具再次运用传承千年的陈氏工艺服务于船政事务,于2015年参与了福州马尾总理船政事务衙门和船政学堂的复建工程。“人就是要奉献,在帮助他人中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这就是陈玉树朴素的家国情怀,这也是陈玉树对立德、行善、大爱为代表的妈祖文化的阐述和解读。(文图来源:中新社福建分社)

(ACTV责任编辑:海英)

澳大利亚澳华电视传媒 AUS-CHINA TV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