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掌门人接棒故宫

文章分类:文化传播 发布时间:2019-04-10 ACTV 阅读( )

莫高窟“掌门人”接棒故宫,你了解王旭东吗?
——故宫院长单霁翔今日退休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接任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先生(资料图)  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澳大利亚澳华电视传媒据中新社4月8日讯:4月8日,执掌故宫博物院7年的院长单霁翔今日退休,继任者为原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

从2012年1月,58岁的单霁翔就任院长起,故宫博物院就不断地受到公众关注,也发生了诸多改变。他曾说自己一辈子都不想离开故宫,也曾不止一次设计过自己退休后的生活:想去故宫研究院搞搞研究,或者来故宫当一名志愿者,“到时候希望面试官手下留情”。


王旭东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杨艳敏 摄

继任者王旭东是甘肃人,1967年2月生于甘肃山丹,毕业于兰州大学地质系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现任敦煌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兰州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西北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1991年,王旭东来到敦煌研究院,从事莫高窟壁画及土遗址保护工作。2014年12月,任敦煌研究院院长。他也是继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后第四任敦煌研究院院长。

莫高窟研究成果转化“民间语言” 增加公众深度体验

今年以来,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相继推出了莫高学堂等研学和体验项目,配以不同领域专家讲解的这类深度文化旅游体验,旨在将几十年积累的敦煌文化研究成果在民间传播和普及,满足越来越多对敦煌文化有不同需求的公众。


资料图:图为莫高窟第130窟《盛唐的女供养人-段文杰临摹》。敦煌研究院供图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称,热爱敦煌的公众有不同的需求,有些就是来感受一下敦煌文化的魅力,有些需要深入地去了解敦煌文化,进行一个较为全面的体验,他们的需求是不一样的。针对公众对敦煌文化不同的需求,该院逐渐丰富敦煌文化的研学产品和文化体验项目。

“敦煌研究院今年推出了莫高学堂,初衷是针对孩子们的,让他们对莫高窟有一个认识。”王旭东说,后来他们发现,有很多陪同而来的家长也希望能参加这样的体验,于是又开启了莫高学堂成人班,将来会定期或者加密这样的研学项目。


李亚龙  摄

王旭东说,通过以上活动,参与者对敦煌文化的热爱发自内心。其中有两个孩子,课程上到一半就跟家长提出要把压岁钱捐给敦煌研究院,因为他看到了敦煌文化的伟大之处,也看到保护任务非常艰巨。那么多的人离开家乡来到这里,只为保护和弘扬敦煌文化,令他们很感动。

王旭东表示,未来,敦煌研究院还将开发更多适应不同需求的研学和体验项目。把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和公众的文化需求结合起来,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让敦煌文化得到更好的普及,为人类文化发展做出贡献。(殷春永 冯志军 高展)
 


敦煌石窟引入系列尖端技术促保护和弘扬

近年来,敦煌研究院相继与多家海内外知名企业在数字技术领域持续合作,既有让敦煌瑰宝“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数字敦煌”工程,也有让古遗产焕发新时尚的“智能莫高窟”,下一步还将探索将5G技术应用于遗产保护领域。



资料图:2014年8月28日,由敦煌研究院举办的“数字敦煌展”在兰州启幕。中新社发 冯志军 摄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20日在莫高窟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称,随着数字技术迅猛发展,该院根据需求与微软、腾讯、小米、亚马逊、华为等公司开启了不同程度的合作,一方面做保护,比如将石窟文物数字化;另一方面,把敦煌文化推介和传播出去。

“数字敦煌”是一项敦煌保护的虚拟工程,该工程包括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交互现实3个部分,使敦煌瑰宝数字化,打破时间、空间限制,满足人们游览、欣赏、研究等需求。

近年来,敦煌石窟数字化成果还通过数字敦煌资源库、数字展、网络体验、手机APP等途径密集走出敦煌,一大批栩栩如生的“数字敦煌”产品相继在全球各地“动起来”,与当地民众互动。


李亚龙 摄

不久前,敦煌研究院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从探索智慧石窟景区解决方案、5G信息技术利用、管理经验交流学习、人才培养、丝路文化资源库建设、文物数字化研究工具开发等方面开展全方位的交流合作。

王旭东表示,如今的新技术都可以探索用于文物保护、研究、价值挖掘和传播。从目前对接来看,已发现许多契合点,希望通过合作能把多年积累的研究成果进行转化,把敦煌壁画的美感通过新型的方式更多地呈现出来,让文物真正活起来,传播给更多人。(记者 殷春永 冯志军 李亚龙)



敦煌莫高窟开放40年:国际合作“引智育才”促保护传承

“我们终究是要走的,你们将会留下来担当保护莫高窟的重任。”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首席项目专家内维尔·阿格纽的“深情表白”,让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铭记了近30年。如今,莫高窟有了长期坚守大漠的专业人才队伍,阿格纽和他的团队亦“不舍离开”。


图为敦煌莫高窟。(资料图)敦煌研究院供图

“敦煌研究院是在改革开放中发展壮大的。”作为莫高窟第四代“掌门人”,王旭东对莫高窟保护国际合作的认知,始于他刚到敦煌研究院的1991年,在与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的一次工作会议上。“现在合作的时候,你们要亲自动手,而不是我们动手,你们旁观。”内维尔·阿格纽当时强调说。


图为2018年9月20日,敦煌研究院与印度英迪拉·甘地国家艺术中心(IGNCA)在莫高窟举行了合作备忘录签约仪式。敦煌研究院供图

“事实上,莫高窟的出现本身就是‘国际合作’的产物。”在王旭东看来,这个古老石窟中至今留存着来自东西方不同文化、不同民族的多元文化的结晶,即是因丝绸之路而连接在一起的“共同信仰”。

1979年,历时30多年抢救性保护的敦煌莫高窟开始对公众开放。至今年暑期,莫高窟经历了其近40年来同期最大客流冲击,游客量持续“爆棚”。这处世界文化遗产能安度“文物和游客双安全”的严峻考验,得益于国际合作下探索出的一系列科学保护和开放措施。

在莫高窟对外开放同一年,敦煌研究院与日本合作出版《敦煌石窟》五卷本,将敦煌研究院过去积累的保护研究成果呈现出来,意味着国际合作的启程。随后,该院学者到日本去访问留学,日本学者也相继来到敦煌,形成了持续至今的双向交流。

20世纪80年代,莫高窟成为中国第一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世界遗产地。作为中国最早迈开改革开放步伐的文物保护科研单位之一,敦煌研究院随即进一步打开“大门”,主动提出合作保护的愿望,并建立了国际合作平台,开启常态化“国际合作之路”。

王旭东介绍说,几十年来,来自日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文化遗产保护机构、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以及个人,先后来到敦煌,不仅带来了保护设备和经费,还带来了先进的保护理念和技术,投入到敦煌壁画的保护修复、文物病害防治、敦煌文化的研究与弘扬之中。


图为2018年9月21日,敦煌研究院与意大利威尼斯大学签署合作备忘录,双方就派遣和接收实习生参加相关实习和促进双方机构人员学术交流达成共识。敦煌研究院供图


“莫高窟保护事业发展的关键是人才。”王旭东表示,在长期国际合作中,敦煌研究院培养了人才队伍,学到了国际上先进的保护理念和技术,形成了一整套保护莫高窟文化遗产的科学程序和方法,建立起文物本体和载体保护、赋存环境监测、文物保护区安全防范等全方位的科学管护体系。

事实上,改革开放之前的莫高窟保护管理多依靠“自力更生”。王旭东说,上世纪50年代末,莫高窟部分壁画颜料脱落较为严重,当时国内没有相关专家,中国政府曾请来捷克专家帮忙修复,但因敦煌条件艰苦,不久便离开。自此直到改革开放期间几乎再无官方间的国际合作,但民间的一些文化交流活动并未断绝。

“这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不开放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但是手段方式也很重要,开放得不合适也会成为历史的罪人。”王旭东认为,因此弘扬敦煌石窟的灿烂文化,需要对受众进行区分,为学者和大众、学生和成人、国内游客和国外游客量身定做不同的服务,“目前有30个洞窟的高清图像已经实现了全球共享,迟早有一天要全部开放”。

关于近年内地频现“敦煌学回归”热议,王旭东直言“并不喜欢这个说法”。他表示,敦煌学本来就是一个国际性的课题,担心的就是“国外研究敦煌的人少了,回归有什么意义呢”,不仅国际合作要继续加大力度,而且要警惕坊间关于“终止国际合作”的言论。

近40年来,集珍贵性与脆弱性于一身的莫高窟,由抢救性保护过渡至预防性保护“转危为安”。由敦煌研究院主导研发的中国首个文物出土现场保护移动实验室,实现了对出土文物的零距离保护;“数字敦煌”项目推动高冷的千年文化遗产“飞入寻常百姓家”;游客承载量设置保障了文物和游客的双重安全……(冯志军 闫姣 高莹)



(来源:综合中国新闻网,甘肃小新,微信号:cnsgs-01,:丝路新语,陇原万象)

(ACTV责任编辑:秦英)


澳大利亚澳华电视传媒 AUS-CHINA TV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