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独家专访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


凤凰卫视独家专访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
完善香港选举制度  确保有能力的爱国者治港

 
       澳华电视传媒(ACTV)据凤凰卫视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7次会议,29号起一连两天在北京举行。会议将审议涉及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基本法》附件一修订草案,及涉及香港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的《基本法》附件二修订草案。在此关键时间节点,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在香港接受凤凰卫视记者独家专访。他表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香港政治争拗不断,议会无法正常处理社会民生问题;认为完善香港相关选举制度能确保有能力的爱国者治港,对“一国两制”行稳致远至关重要。他又就完善选制对香港行政立法关系造成的影响、对未来“治港者”及议会的期望、香港与国家发展关系、担任行会召集人的心路历程,及自己会否参选下届特首等问题,做出详细回答。
 
 完善选举制度 找回正确道路再出发
 
       记者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就完善香港相关选举制度,审议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修订草案,你如何解读其必要性和迫切性?
 
       陈智思:全国人大通过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我觉得非常重要。因为香港回归24年了,但部分人利用香港的选举制度,将一些社会矛盾、甚至全球经济一体化带出的贫富差距等,很多议题做炒作,甚至来妖魔化例如中央政府、内地民众,令矛盾越来越加剧。以上这些对“一国两制”、香港和内地之间的融合等等都背道而驰,互信方面也加剧恶化。所以完善选举制度目的,一定是令我们找回正确道路,重新起步,如何令选举制度能够顾及“两制”,但更重要是“一国”的发展。“一国两制”前提是“一国”。我们选出来的议员,不能只看自己的个人利益,或者行业的利益,我们要看整体无论国家还是香港发展的利益作为基础。
  
一国先于两制 港人治港的“港人”要尊重国家
 
       记者你提到香港回归24年了,但至今才对香港选举制度进行完善工作,而近日大家频频对“爱国者治港”进行讨论。你认为是为什么?是中央看到香港已无法自己解决相关问题,所以要由中央出手吗?
 
        陈智思:其实“爱国者治港”绝对不是新的要求,全世界很多国家,任何参政或在政府工作的人都要爱国。这个形容词基本上不用刻意标榜,因为是基本要求。
 
        可是过去有人刻意将“一国两制”讲成“两制”,不讲“一国”。中央政府那么多年来很容忍,他们很尊重“两制”,但他们的容忍令有些人不断炒作,刻意强调“两制”、“两制”。中央要不断重复提醒我们,“两制”是在“一国”之下的。过去这几年,中央政府在不同场合、不同渠道提醒我们,国家发展之下才有“两制”。“爱国者治港”也是一样的,提醒大家,基本法提到“港人治港”,但“港人治港”的“港人”要尊重国家,更要尊重国家的宪法、基本法,这些是先决条件,否则如何作为执政或参政者呢?
 
       我相信香港政府人员都是爱国者,议会当中绝大多数都是爱国者,但的确有一批少数的比较极端的,在过去很多方面的行为,表现出不认同国家或国家宪法,这次我们就要很明确地说,这批人是不能被接受的。但更重要的是,不是给现在参政的人,还要给所有其他人,将来想参政,需要符合这些最基本要求。这些要求真的不是什么全新的要求,全世界都有这些要求,不会说参政是为了要推翻政府,我相信没有一个政府会容许参政人以推翻体制作为目的。你可以反对一个政策,可以不同意一个政策,但不可以不认同不接受宪法。
 
       记者香港有很多“爱国者”,但“爱国者治港”显然是不够的,还要“贤能的爱国者”。你怎么分析?
 
       陈智思:是的,“爱国者治港”绝对是基本要求,这个要求不难,但这个要求以外,你还有能力吗?作为主要官员或议员,都有不同程度上的要求。要参选的话,选民对你也会有要求。想做问责官员,整个香港对你都有要求。所以就算符合“爱国者”的标准,还要看你的能力是否被大家接受,大家认同,这是对治港者的挑战。
 
       虽然完善选举制度,将问题处理好,能令香港平静下来,但接下来的路更加艰难。因为我们再没有借口,说因为以往很多人吵吵闹闹、“拉布”令议会停顿,很多事做不了等等。这个借口没有了。当我们完善选举制度后,大家就会关注:能否真正为市民解决问题?能否令香港经济复苏?这也是中央政府希望看到、香港市民想看到,在完善选举制度之后的情况。
  
“为反对而反对”是“揽炒死路”
 
       记者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对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的修订工作后,香港将展开本地立法工作。接下来或许有两大方面的挑战:一是部分市民对修法工作及细节一知半解,当局如何解说?二是你刚刚提到的,立法会平静下来,或许失去“拉布令议会停顿”的借口,但很多深层次矛盾仍难以解决,你怎么解读?
 
       陈智思:完善选举制度,我个人觉得很重要。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议会令我们无法处理很多社会民生问题,大部分时间都在争拗。但争拗也有两方面的。第一,如果纯粹是大家有不同意见,看问题角度不同,一起找答案处理,这绝对可以接受,不同政见是没有问题的。但第二种,现在情况就是,有人为了反对而反对,反正就是不同意你,也没有想办法帮市民。
 
       市民可能会问,完善选举制度是否真的有效果呢?这挑战和压力是存在的。我们要令市民看到,完善选举制度的目的,不是排除某些人参政,是要改善民生社会,需要一些有建设性的人参政,不是为反对而反对,特地抹黑对方,令自己知名度提升而能当选。不是的,过去我们看到很多了,我们发现这是一条死路来的,只会令香港“揽炒”,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还有一个关键,当选举制度完善后,是否有人愿意出来参政?这是很大的疑问。我绝对希望这是新的开始。过去几年,我认识很多人,就算很有心,愿意放下所有的工作,但他也会问,我值不值得花那么多时间呢?我进入议会或政府,如果全部时间都在吵吵闹闹,我想很多人都不愿意做。所以完善选举制度后,我真的希望有能力的人士,能够参与。就算是泛民,基本上只要你尊重国家宪制、基本法,都欢迎你参政。
 
       我想强调,选举不是要排除泛民,而是有一些基本的要求和红线,你要接受。我希望这批人真心为香港的发展。大家要记得,我们不只是面对自己的问题,还有经济对手,香港长远发展,如果不把握机遇,真的会被边缘化、会被“揽炒”,我们没有理由自己香港人都不为香港争取,一起为香港服务。所以完善选举制度是给香港重新出发的机遇,但当然也要靠我们自己。这只是中央政府帮我们重新起步重新出发,如何走这条路,还要靠我们自己好好把握。
  
完善选举制度不会缺少制衡
 
       记者你觉得完善选举制度,对香港的行政立法关系会带来什么影响?有人担心以后会缺少部分制衡作用,你认为呢?
 
       陈智思:我不担心完善选举制度后会缺少制衡,我绝对不同意这种看法。无论将来用什么组别,直选、功能组别、选委会,选出来的议员都是代表民意的,都要面对公众。每一个被选出来的人,都会被公众监察,被传媒监察,所以议员一定会监察政府。所以给政府的压力是不会少的。
 
       议员的天职就是监察政府。无论什么立场、什么党派,我们希望新选出来的议员是理性的,不会刻意炒作议题。某些政策可能会影响很多人,大家有不同意见没问题。例如房屋问题,我相信就算完善选举制度,都不是马上拍板就可以解决,也有很多不同持份者,过程中需要互动,既有利益者肯不肯让步,这个过程还会做,我不担心没有制衡,我希望有更理性的讨论,以及最终大家可以找到方案,处理这些问题,而不是将这些问题不断炒作炒作、长久地拖,而不是解决。
  
香港与国家的发展互相配合
 
       记者我记得2019年,全国两会,我在北京专访你,香港还没发生修例风波,《香港国安法》也没出台,我们当时聊的重点是粤港澳大湾区。现在回顾这几年香港发生的点点滴滴,可以分享一下你的心路历程吗?
 
       陈智思:讲到全国两会,这次是我第三届参与全国人大的工作。你问我,以前我对国家“十二五”规划、“十三五”规划,认识有多深?其实真的没现在“十四五”多。但这些年经历了那么多事,加上发生了香港的社会事件,我们必须明白到,香港经济要继续走下去,一定要与我们国家完全挂钩。所以这是为什么国家“十四五”规划中,大家那么关注香港的发展方向。包括我自己,当时也不断在等细节内容。因为我们再不可以独善其身。尤其疫情之后,我们还要看国家如何发展“国内国际双循环”。这些放在十年前,大家不会那么关心的。现在我们看到,国家支持我们,我们要从中找到机遇,找到保证香港长远发展的空间。如果我们没有国家支持,很多层面的发展我们都做不到。
 
香港除了是国际金融中心,我们还是国际物流中心、航空中心,包括科研发展,全部都不是单单靠香港,而是我们与内地发展,特别与大湾区一起发展。这转变是过去十几年,我们看到香港的发展与国家发展是互相配合的。
 
回顾过去几年:毕生难忘
 
        记者你回答了我想问的另一个问题,关于香港和国家之间的发展关系。我们先回到你个人的问题,很多人说,过去这几年,是香港回归后行政立法关系最紧张的几年。作为行政会议召集人,你怎么看?
 
        陈智思:其实香港回归后历任政府,我都有参与行政会议工作,当然过去这四年,真的是毕生难忘。
 
       在林太当选特首后,初段时间其实是比较畅顺的。大家都对新一届政府有很大期望,希望能有作为,做很多事。初期我们确实是不错,真的不错。当然到了2019年,社会事件将整个环境完全转变,然后社会在很多问题上出现极度分化,很可惜看到这样的情况。
 
       我觉得当中的原因,也和消息来源有关系。这届政府在处理问题上的能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林太是资深公务员,在她的问责班子里,很多在政府工作很长时间。能力上大家不是有问题,但今时今日,不仅仅是香港,全世界都面对同一个问题,社交媒体发展很厉害,政府的策略政策信息未必能实时给到市民,但同一时间市民已透过朋友接收信息,还不是以往透过传统传媒或大家看报纸,是朋友之间收到的信息,比从政府收信息更快。这方面我们是输的,很多时候很被动。
 
       当一件事被人炒作了,我们才去解释,就已经输了一半,可能人家也不会听,人家已经主导了大家对一件事怎么看。这不仅仅是香港面对的问题,全世界很多国家都面对这个问题。
 
       但2019年后香港经历的事,加剧了社会分化。基本上社会看到的是不同的信息,所以对政府的难度都很高。所以过去一两年,我们看到,难度比以往加剧了很多,如何将正确信息给到市民,让市民自己去判断。这个难度,我想是需要重新审视政府运作,如何将这些信息更直接给到市民。大家只是看自己在看的信息,不会看别人的信息和立场是怎么样的。政府能否挽回这方面的主导权?
 
       另外,现在中美甚至很多西方国家与我们国家的角力中,很多时候我们都被人家抹黑。过去一年,绝对看到,很多西方媒体抹黑香港、抹黑我们国家,我们作为国际城市,挑战很大。我花了很多时间与外国组织、甚至商业机构,解释香港发生了什么事。很多人在当地营商,只看到当地的新闻,几乎一面倒、不正确地了解香港发生什么事。所以这也是前所未有,从来没见过的情况。一些商界人士或一直有和香港做生意的人,都会因为一面倒炒作或误导的信息,令他们对香港有担忧。这是四年前我担任行会召集人时,从来没有想过今天会面对那么大的挑战。
  
说好香港故事 让西方媒体听到真实声音
 
       记者你觉得接下来,香港可以如何重建国际形象?另外,在推动完善选举制度工作上,行政会议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陈智思:过去一两年,我们的确看到,我们在西方国家的话语权,一直被人家一面倒抹黑。所以我尽量多接受西方媒体访问,我不是说我一定对,但最少要听到我们香港真正在发生的事,而不是透过西方媒体收到的信息。我们要说好香港故事。
 
       但我也发现一个问题,不是所有西方国家,你去了就是好的。有些西方媒体已经预设了“故事”,然后拿了你的一句话,继续抹黑你。所以我过去的经验发现,有些根本不是在听你解释,当然有一些会听你说的,那我尽量会去解释。但我发现更多可做的,是直接到商业企业组织去解释,所以这方面的工作我做很多。我有时候甚至不需要透过传媒,透过社交媒体将信息直接发放给他们。
 
       至于我们行政会议,作为香港特区最高层的咨询架构,我们很多行政会议成员都有很多其他身分。过去我也看到他们很多人,不断帮香港讲好话,或者不是讲好话,是讲事实。我相信很多行政会议成员都有自己的专业范畴,可以做这方面的工作,或者与本地商界配合,将这些信息告诉他们,这些商会帮我们将信息传递给外国他们的合作伙伴或海外朋友。
 
这点很重要,我们不可以再单靠发新闻稿,以为人家就会报道,这样太被动了。我们要主动直接传递,当然传媒是其中一种方式,但直接方式可能会更有效。
  
行政长官需要有实战经验
 
       记者你认为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后,下一届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及行政会议召集人,应符合哪些条件?
 
       陈智思:行政长官是我们香港特区之首,但前提是在“一国”之下,所以一定要得到中央政府信任,也要得到香港市民信任,任何一方得不到信任,如何能把角色做好呢?“一国两制”是很大的挑战,因为一定要从“一国”立场、明白“两制”特点,做好工作。这是最基本要求。
 
       当然行政长官不是靠一个人,如何找到自己的班子?要有这个能力,最终是一个团队的管治能力,不是单单靠一个特首。能否找到好的班子?有哪些人选?任何人参选心中都要有看法。
 
       行政会议作为香港特区最高咨询平台,所有政策都要在行政会议通过,但压力一定少于主要官员。我相信新任的行政长官,一定会从不同界别挑选行政会议成员,譬如政党代表,更重要从不同范畴都要专才。例如这届行政会议,金融界有四人,因为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还有些人士从事科技方面的工作,也有医生。这次疫情,林正财医生,是那么多位行会成员中最有相关经验的。因为大家都不会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直到要处理问题时,行会成员的意见才可能发挥相关的重要角色,帮到特首,帮到香港。
 
       记者坊间有传,你也是特首候选人热门人选,下一届你有没有考虑参选?


 
       陈智思:行政长官需要有实战经验。专业社会有很多很厉害的人,但今天的社会,如果没有在政府实战经验,风险会很高。我的角色会比一般专业人士熟悉一点,因为在政府体系有一段较长时间,但我始终不是全职参政的人,与政府里懂得如何管理团队、面向决策时如何厘定平衡,这方面的经验我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我倾向于找一些本身已经在政府内、甚至过往做过相关工作的人,大家的信心可能会更大。从我角度来看,我暂时没有这方面打算。我真的觉得,有更多贤能比我好,可以为香港处理好很多问题。
 
(ACTV责任编辑:小雨)